青岛信息网
健康
当前位置:首页 > 健康

渔色大宋 第45章-胡卿凌乱了

发布时间:2019-09-25 21:21:33 编辑:笔名

渔色大宋 第45章:胡卿凌乱了

徐子桢不禁一阵怒意,大路朝天,宽得能过两辆马车,凭什么还得让老子靠边?他的倔脾气顿时就发了出来,不但不让,反而将步子往路中央挪了挪。

“吁!”

一声轻叱,那马顿时一个急刹停了下来,咴儿一叫前蹄腾空,差点将马上人摔了下来。

徐子桢听得清楚,忍不住得意地回头翻个白眼,心中暗笑:老子让你得瑟!

只是当他看清眼前那人时,却不禁一愣,失笑道:“哟!这么巧?”

马上那人不是别人,正是被徐子桢吃过豆腐的胡卿,徐子桢一见是她,顿时回忆起那天在府衙后花园那一幕旖旎的画面,想着当时那种又香又软的感觉,他有些控制不住的往胡卿那浑圆挺翘的臀部瞄了过去。

胡卿好不容易稳住身形,定神看去却见是徐子桢,而且那双眼睛正贼溜溜的看向自己身后,那次事件后胡卿一直将这事引为大耻,自然敏感异常,原本她倒是因徐子桢在诗会上的惊人表现而对他有了些改观,但眼下哪还按捺得住,顿时勃然大怒,咬着银牙道:“你!淫贼!”

徐子桢不乐意道:“老子什么时候淫过你了?不就压了你一下么?至于对老子这么牵肠挂肚的?”

“你!”这话相当于在胡卿的伤口上洒了把盐,顿时激得她俏脸通红,她本就是个美人,螓首娥眉肤白如雪,羞怒之下倒是另添了几分妩媚之色,徐子桢不知不觉中看得有些出了神。

乖乖,这小娘们儿要脸蛋有脸蛋,要身材有身材,啧啧……想着想着他的视线在胡卿的身上游走了起来,欣赏着那凹凸有致的曼妙曲线。

呛!

胡卿忽然跳下马来,猛的拔剑在手,咬牙切齿地扑向徐子桢:“我杀了你!”

徐子桢冷不防被吓了一大跳,赶紧转身就逃,嘴里大叫:“我去!你这疯婆子,老子又没真的淫了你,怎么动不动就要杀老子……啊呀!”

胡卿从小练武,身手自然远远高过徐子桢,虽说裹着三寸金莲,可盛怒之下还是很快赶上了徐子桢,寒光一闪在他背上划出了一道血痕。

这一剑虽然着肉不深,却也把徐子桢吓了一大跳:妈的,这丫头玩真的?

眼看那把剑又要砍将过来,徐子桢脚下一滑钻入了路边的树林,胡卿犹豫了一下,还是一咬牙跟着钻了进去,嘴里喝道:“淫贼,站住!”

徐子桢笑着叫道:“疯婆子,你站住!”

这是一片枇杷林,一株株粗大的枇杷树枝繁叶茂将光线都遮挡了不少,徐子桢仗着自己身长腿长反应迅速,滑若游鱼般的在林中穿梭,胡卿好几次看准机会要砍上去,却都被他在关键时刻溜了开去,这么一来愈发引得她火冒三丈,咬牙猛赶,象是非要将他斩于剑下方能出这口恶气。

只是忽然间徐子桢象是灵似的消失了踪影,胡卿一下子站定脚步,警觉地环顾四周,只见树林内光线黯淡,悄无声息,偶尔传来几声不知名的鸟叫,还有风摆枝叶的沙沙声,胡卿再怎么说也只是个姑娘家,这时心中的火气早已消散了不少,冷静下来后反倒是隐隐觉得有些害怕了。

她紧握长剑大声道:“淫贼,你……你出来!躲着算什么英雄好汉?”

四周依然没有回应,耳边的风声却象是越来越阴冷,胡卿只觉得心里一阵发虚,几乎就要忍不住转身夺路而逃,可就在这时忽然一个身影从她身边的一株树上跃下,不偏不倚落在她身后。

“啊!”胡卿吓得一声尖叫,刚要下意识地回手一剑,可背后忽然传来一股大力,同时脚下被什么绊了一下,重心顿失,身体不由自主地往前扑了下去,她大惊之下要想伸手撑地,可双臂却被身后那人紧紧缠住动弹不得,砰的一声闷响摔了个结结实实,而身后那人则死死地压在她身上,一股浓重的酒气扑鼻而来。

所幸这里的泥土松软湿润,这才没有摔伤,胡卿这一惊非同小可,使劲挣扎了一下却是纹丝不动,她挣扎着侧过头看去,却见背后压着她贼兮兮笑着的正是徐子桢,不禁大怒道:“淫贼!放开我!”

徐子桢双手双脚象八爪鱼似的缠着胡卿的手脚

渔色大宋  第45章-胡卿凌乱了

,咧嘴笑道:“放开你?让你再来砍我?拜托,你当我跟你一样傻么?”

胡卿此时已经悔恨得无以复加,早知道自己就不该轻易追进来,她咬着牙一字一顿地道:“你若敢碰我,我必定杀了你!”

“怎么碰?象这样?”徐子桢完全不以为意,笑嘻嘻地凑过脸去在她粉嫩娇艳的脸颊上亲了一口,咂吧了一下嘴,赞道,“啧,好香!”

胡卿没想到他真的敢轻薄自己,当徐子桢的嘴唇亲上自己脸颊的那一刻,她只觉浑身如中雷击,脑子里轰的一下变得一片空白,她怔怔的一动不动,嘴里喃喃地说着:“我要杀了你!我一定要杀了你!”

徐子桢凑在她耳边低声笑道:“疯婆子,虽说老子不会武功,可你也别没事来惹我,要不然下回可就不是这么客气了,哈哈……”

胡卿的思维已经完全混乱,似乎感觉到背后一轻,徐子桢离开了自己,可她依然怔怔地趴在地上,鼻间嗅着泥土独有的淡淡腐朽味,脑子里反复播放着徐子桢的嘴唇亲上自己的那一刻。

徐子桢不知道自己那记调戏已经让胡卿陷入了凌乱中,这时的他早已回到了大路上,为了避免胡卿再次追杀上来,撒开脚步往回赶去,经过刚才那通追杀,他的酒劲早已散了个没影,回想起刚才胡卿那疯狂的模样,他不自禁地打了个寒颤。

回到府衙的时候天已擦黑,徐子桢先进内堂找温知府汇报了一下,把郝东来的话转述了一遍,温知府似是知道徐子桢能找到他,一点也不觉得惊讶。

徐子桢说完后想了想又问道:“大人,那这掳劫美女的事咱们该怎么破?”

温知府抬头微微一笑:“任由他去。”

徐子桢一愣:“啊?”不过很快他就反应过来,“大人是打算直接端他们的窝,省得一个个分散了去找他们?可万一他们躲起来了咱们找不到怎么办?”

温知府看了他一眼,笑道:“你那三千泼皮兵可也不是吃素的。”

徐子桢一阵愕然,温知府这是打算拉壮丁干私活?广布眼线全城戒严,倒是只有这么个办法。

“那……发工资么?”

温知府不紧不慢伸出两根手指:“谁若发现一处,赏银二百两整!”

徐子桢顿时精神一振:“真的?”有钱发自然就万事好说,花爷那边也能更有干劲,他眼珠一转,嬉皮笑脸地伸出一只手,“大人,我先前发现了两处……嘿嘿,您是不是先把我那四百给兑了?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白天要出门,下午那章先发了

烟台治疗牛皮癣费用
烟台治疗牛皮癣医院
烟台治牛皮鲜好的医院
烟台好的牛皮癣医院
烟台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